dota2预测app

回顾ppd:从“专权队霸”到新赛制设计师

[MOBA论坛] [已跟帖]2020-04-23 09:23:11 作者:MAX+ 来源:MAX+

导读  在经历了一系列换人调整后,NiP终于在欧洲区拼得了一张Major门票,眼看队伍正在走向正轨,惊人的变动却在猝然间接踵而至——先是转型四号位的Universe官宣离队,他们的建队元老ppd也宣布退役。各大媒体专访的常客,推特唇舌战场的老兵,曾经的“北美最强反派”,如今的“V社话事人”,以后的遗迹战场也许再无ppd的名号,但他那些鞭辟入里的长文和妙语连篇的采访早已深入人心。..

在经历了一系列换人调整后,NiP终于在欧洲区拼得了一张Major门票,眼看队伍正在走向正轨,惊人的变动却在猝然间接踵而至——先是转型四号位的Universe官宣离队,他们的建队元老ppd也宣布退役。各大媒体专访的常客,推特唇舌战场的老兵,曾经的“北美最强反派”,如今的“V社话事人”,以后的遗迹战场也许再无ppd的名号,但他那些鞭辟入里的长文和妙语连篇的采访早已深入人心。

ppd的“恶人”标签应该源于TI5,一人占据了第一轮ban位的Aui_2000在夺冠后光速被踢。ppd的推文中先是罗列了他的三大罪状——沟通有问题、团队气氛毁灭者、高压环境下容易失误。“Aui处理沟通和发挥的方式让我觉得每场游戏都是人生中最艰难的竞技,在胜者组决赛被CDEC2:0之后,我觉得他是我见过的除了COMEWITHME之外最毒瘤的选手”。通过这番描述,一个一直在碎碎念的团队炸弹形象跃然纸上,有些自豪又有些无奈的,ppd声称他们在决赛的策略是“ppd说话,aui闭嘴。”

然而在上海特锦赛后,人们惊讶的发现,2000哥又回归EG出任Carry了,但这支队伍在TI6赛季的动荡远不止于此。因为成绩不佳再次踢掉2000哥,zai和Universe回归,Fear重回Carry。EG得靠海选打进TI。在淘汰了Newbee和EHOME两支中国队后,他们被Wings打落败者组,最终不敌DC获得季军。在参加的三届TI里收获了一冠两季,TI6后他在自己的Youtube频道更新了视频,“对阵Newbee和EHOME我们很有信心,淘汰赛时我们开始学习Wings的打法,他们比其他的队伍都强一个档次”谈到最终输给DC止步季军,ppd表示“虽然调整失当输给DC很难受,但考虑到我们经历了各种换人、经理离队,特锦赛一轮游这样的事儿,这个成绩已经让我们很满意了。“

视频中的ppd

TI6后因为竞技状态的下滑以及和SumaiL逐渐难以调和的矛盾,ppd转为担任EG战队的CEO,他倒也乐得清闲,组建了WanteD战队担任队长,接受了一次回忆录式的长采访。灵性却时而点子王的zai、英雄池广阔永远可靠的Fear、人缘实力都很好但就是差点运气的Arteezy,打法太贪且从不求变的EE,羡慕永远一副队内大佬形象的国土,直播毁了CNDota,Wings是史上最强的中国队,ppd将自己视角下的DOTA2职业圈子娓娓道来,对自己最强bp手之一的评价表示赞同,他也承认了自己当年输出2000哥长文中的夸大其词。

没了ppd的EG,在TI7遭遇了滑铁卢,被Empire战队淘汰仅取得了9~12名的成绩。zai被离队,ppd也卸任CEO的位置。在他们的新队The Dire被Optic签下后,ppd接受了国外媒体Thorin的专访。在访谈中,ppd谈到了关于TI6结束后的退役,ppd回忆当时是SumaiL不想和他打,并称“我觉得有人不尽全力,这是我最不爽的一点”。对此,SumaiL的回应 只是简单的“让结果说话”。

ppd接受Thorin的专访

逐渐找到状态的Optic在线下赛中露脸的机会越来越多,在卡托维兹Major结束后,ppd接受了Cybersport的专访,谈到了之前和SumaiL的嘴仗以及社区对选手间故事情节的编排,ppd的态度出人意料的豁达“情节和恩怨会赋予比赛更多意义,能吸引更多的关注是好事”,在谈到自己的形象时,他留下了那句经典名言——“总有人要扮演反派的。”

回头审视ppd的所作所为,他确实符合反派特征,间歇性地口出狂言,看不惯一切,隔三差五的推特bo3,从不吝惜直抒胸臆。“CN预选菜鸡互啄”、“要用淘汰卫冕冠军给我们的DAC淘汰赛之旅开个好头”、“咱北美是最强赛区”、“邀请Navi凭什么不邀请我?”Optic在赛场上的表现倒也对得起它的言论,在TI8收获八强的名次,四个天才+ppd的搭配,成绩倒也不错。

成功就是四个天才+ppd

除了战队间的隔空battle,ppd更让人震惊的是他对于V社的影响力,早在18年9月,他就表达了对密集赛程的不满。“我们这样的队伍需要参加每个预选赛,连续9~10天每天打12小时以上的比赛”,似乎是听到了ppd的诉求,TI9赛季启用了更科学的5+5赛制模式。吉隆坡Major因为签证原因启用替补的NiP也在ppd的积极沟通下免除了扣分的处罚。

ppd的申请

接下来的事情让一直扮演反派的ppd突然间有了些正义使者的味道——前队友CCnC临时飞往巴西,在实力最弱的南美赛区拿下了预选名额,这一投机做法遭到了ppd无情的长文抨击,V社也旋即取消了这支队伍的Major资格。

coL战队的skem在对阵RNG时公屏发出歧视语言,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言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,国内玩家纷纷表示无法容忍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TNC战队的劣单Kuku在路人比赛中公屏发出歧视语言,并且在之后试图通过更改id掩盖真相,在被网友挖出事实后,TNC官博反倒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,一大批西方解说也纷纷比淘汰声援Kuku和TNC。

这个时候,可爱的反派角色ppd站了出来,公开发文反对种族歧视,嘲讽的火力朝向了TNC和支持Kuku的解说。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前,在不明真相便站队拥护TNC西方DOTA2大环境下,ppd颇有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。

PPD:

“种族歧视是非常糟糕的行为,我理解为什么人们对Skemberloo的言论感到如此气愤。我跟他不熟,但我记得自己也年轻时也犯过各种错误。重点是我们必须尊重全世界不同种族的人们,因为我们DOTA2职业选手在享受着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美好的旅行和名望。希望通过这次事件的关注度能让大家认识到,种族歧视是一项错误,我们完全可以避免它再次发生。”

不久后V社也采取了相关措施,在这之后,“按ppd说的做”似乎成了V社的行事理念,Dota Pit Minor欧洲区和中国区预选赛各有八支参赛战队争夺两个出线资格,但却实行单败淘汰制,这就意味着首轮对阵极大的影响了最终出线结果。话事人果断推特发声,V社也迅速做出调整,将单败赛制改为双败。

震中杯前,俄媒Cybersport.ru再次采访到了ppd,对于Liquid宣布MATUMBAMAN的离队,话事人表示“马桶哥在Liquid打了四个Major,帮助队伍拿下TI门票,却在最后时刻被踢了。仅仅是因为队伍里某个人的决定,他失去了争夺3000万美元奖金的机会,这也太不地道了。”对于DPC赛事,他提到了缩减锦标赛数量,取消Minor,重视第三方赛事这样的策略。

似乎是没有说过瘾,ppd之后又发表了一片长文详谈了自己对DPC赛事改制的看法,取消Major和Minor预选,发展地区联赛。利用积分直接确定战队种子序位,取消小组赛,缩减Major耗时。保护选手,提升从业者待遇,保障赛事的可持续性。V社正式发布的新赛季DPC赛制的构思和ppd的不少观点不谋而合,也许ppd推特就是玩家和V社间的传声筒?套用他本人的话“我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,很多人会赞同它,其中可能就会有V社。我能因此受到社群的尊重,让我感到受宠若惊。”

ppd关于DPC赛事的设想

在新赛制出台后,圈内的观点并不统一,悲观派的代表,冠军教练Heen直言“新DPC体系看起来像个垃圾”。万众期待下,ppd也在自己的谈话节目《Last word》上进行了逐字逐句的分析。“垃圾这个词有点太冲了,与其一味地抨击,不如给点意见。但我在此也代表个人感谢Heen能分享他的观点,我从中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他对DOTA2的热情。”而在他自己的分析里,固定时间段的比赛、指定职业组/精英组名单、按居住地划分赛区的做法得到了ppd的肯定,但奖金的大幅缩水和二三线队的待遇问题也被着重提出。

节目中的ppd

二月末,ppd在自己的Twitch频道邀请邀请了解说GranDGranT和前EG的Carry选手mason共同探讨了疫情下的DOTA2未来,在谈到中国战队可能无法参加Major时,ppd当即表示“无论寻找怎样的替补,这都会使DPC赛事的公正毁于一旦”,这一刻,相信不少观众已经打心底里认同了ppd的“话事人”地位。

赛场上的他,是运筹帷幄对对手了如指掌的智者。场下的他,却是截然不同的愚者——心直口快,不做掩饰,饱受非议却依然我行我素,干着选手的活却操着开发者的心。会冲动,也会后悔,但不变的是热忱与投入,这样朴实的热爱,这种发自本心的纯粹,正是话事人留给整个圈子最宝贵的财富。

Ti9国际邀请赛专题报道:ti/

更多内容: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Dota2俱乐部排行榜

游久直播一款直播聚合引擎,可获取各平台正在直播的内容,免除寻找的苦恼

查看更多